周总理苦心安排 彰显聪明睿智

2011-08-24来源 : 互联网

1969年4月1日,*****第九次全国****在北京召开。第二天见报的新闻照片上,人们看到主席台前排正中是***,毛的左边依次是**、陈伯达、康生、**、张春桥、姚文元、谢富*、黄永胜、吴法宪、叶群、汪东兴、温玉成,右边依次是***、董必武、刘伯承、**、陈云、李富春、陈毅、李先念、徐向前、聂荣臻、***。这样排列座位,不按姓氏笔划,也不按资历,当时引起过不少私下议论。人们怀疑,是不是某些人故意在捣鬼,暗示左边是左派,右边是右派?

了解内情的邱会作在《心灵的对话》一书中有新的解读,原来这是身为九大***的***的苦心安排:“大会前就决定,党的八届**政*局委员和碰头会成员坐在主席台第一排。怎么安排**成了***的难题:无论是按资格还是按地位,**都要坐到边上去,她肯定会吵闹不休。***把碰头会成员安排在一边,元老们安排在另一边,**就可以很体面地紧挨着政*局常委康生坐得靠近中间。***在左边的主要人物面前安排了麦克风,右边的则没有,这说明,**碰头会是目前党和国家的实际领导,是九大的领导者,而老同志们只是大会的参加者。元老们对此心照不宣,很知趣,他们开会则来,无事则走,不叫不到,从不多事。”

这样排位的奥妙,上面清楚,下面不清楚。九大一共举行了三次全体会议。4月14日的全体会议上,有来自珍宝岛前线的军人孙玉国发言。他的发言引起了***很大的兴趣。***当面问了他的年纪、军龄、籍贯,孙玉国回答后,走到***面前敬礼、握手,接着想和坐在***右侧的***握手,***赶紧站起来向左边一指,孙玉国会意了,到**跟前敬礼、握手。**用手向右边一指说:“总理”,原本想向左去的孙玉国立即返回右边和***握手,顺势又要和董必武等元老握手,***向左边一指,孙玉国返回左边和碰头会成员一一握手后,要退下去,***又向右边一指,孙玉国再到右边同元老们都握了手。孙玉国来自基层,哪知道**有这么多人事上的玄机,如此左右折返,临场不乱,真难为他了。

对于***的安排,**仍不满足。4月24日,九大举行闭幕式。退场时,**凑到***旁边,她事先安排一个摄影师在人民大会堂二楼,用望远镜头拍下了***和**在主席台上的合影。当天晚上讨论大会新闻报道时,**要求发表这张合影,***只好把清样送***审批,***用铅笔在照片上打了一个叉,并签了***三字。

**没有达到目的,只好对姚文元撒气:“你们真是小题大做,发表一幅我和主席的合影也要他审批,真是多余。”许世友说:“报纸发表政*照片,当然要审批。”**火了,大声说:“难道你们还要骑到我头上拉屎不成!”然后退场了。***说:“希望大家对不必要说的话最好不要去说。”姚文元说:“主席在闭幕式上讲了团结问题,现在还不到几个小时,大家都不会忘记吧。”许世友还要和姚文元争辩,邱会作拉住他说:“不要再给总理找麻烦了。”

**想争取的不只是座次和镜头。她还有更高的诉求。据邱会作回忆,张春桥等人在起草新党章的时候,原来的打算是**、**的名字都上党章,提**是“毛主席的接班人”,**是“文化革命的旗手”。这个问题刚一提出,就被老辣的康生坚决制止了。

康生说:“你们不能这样提出问题,大家若不谨慎,搞不好就会把得到的东西也丢个一干二净。”这样,**的名字连初稿也没上。

但是,在九大期间,**还是在京西宾馆举行了一次座谈会,每个大组派五人参加,由姚文元主持。**在会上说:“毛主席的接班人,应该不止一个。我们要把毛主席最信任的人都选到核心领导里去,只有这样,才能把毛主席的班全面接下来。**同志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,毛主席的亲密战友也绝不是一个人。”姚文元接着说,“**同志也应当是毛主席的接班人之一。我们在党章上虽然只写了一个接班人,**同志是文化革命的旗手,是当然的接班人。”姚文元把**讲话的记录稿整理好,就送给康生了。康生边看边冒大汗,他把记录稿留下来,再没转手。

小编寄语:说到周总理,小编不得不佩服,身为九大***的他把这样棘手的会议座位安排的天衣无缝,在处理现场问题时,游刃有余。这样的一种运筹帷幄真让人不钦佩都不行。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