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安阳现象”与科学发展

2011-10-09来源 : 互联网

安阳西高穴大墓自2009年公布为“曹操墓”以来,已有大半年的时间了,一时间“****、群贤毕至”,“挺曹”、“反曹”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2009年12月28日,在安阳北京发布会的第二天,我们即赶赴安阳,现场考察了安阳西高穴大墓,对此提出了,该墓葬与亳州曹操宗族墓,尤其是曹操祖父曹腾、父亲曹嵩墓葬的诸多不同,对于安阳西高穴墓葬未**发掘,证据链尚未**之前,被认定“曹操墓”为时过早提出了质疑,希望进一步发掘,有了完整确凿的证据链以后再做定论。但一时风起云涌,生旦净末丑,皆已登场。忽又闻,安阳预准备“曹操诞辰1855周年祭祀大典”,并借以“哗**之大宠”,炒作之意,昭然若揭。

“曹操墓”真伪姑且不论,我们暂把因“曹操墓”引发的各种炒作现象命名为“安阳现象”。本是一个考古学术上的问题,何以成了宣传炒作现象,成了经济行为,成了地方争夺文化资源,加快发展的战略行动。这是科学发展吗?这是科学的学术精神吗?面对我们的祖先,觉得对吗?继承和传承我们的文化,面对我们的子孙后代,对吗?

不去用科学的精神和态度去辨别“曹操墓”的问题,而花大力气去炒作知名度,以不惜一切代价发展地方的旅游经济。有人测算安阳“曹操墓”的发现有4.2个亿的收入,难道4.2个亿的经济收入就可以不辩历史之真伪。那么,有人出足了资金,是否可以改写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呢?曹操作为中国历史中重要的代表人物,那么他对今天经济的价值几何才能让人满意,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满意。

中国地大物博,资源丰富,不一定靠“贩买祖先”发展,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,是我们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根和脊梁,是我们血脉中流淌的血液。卖血求饭何异于饮鸩止渴、抱薪救*。

中国人以“忠孝仁义”***,祖先崇拜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。曹操也是我们的祖先,如此把祖先玩弄于股掌之上,为一地之利,为一己之名,是多么的**!试问在“安阳现象”之中,有多少人是为利而为,哪怕是“公利”,有多少人为名而为,哪怕是“恶名”,只要是出名。又有多少人是为科学的学术精神而明辨历史。天知,地知,自己知。

科学发展观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,不能靠牺牲环境作为代价,也包括人文环境,可“安阳现象”破坏的就是科学的学术研究环境,中国经济发展的文化环境。如此下去,学术必附之公利,发展必不顾一切。各地愈演愈烈的名人“争夺战”,已经混淆了很多历史事实。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去面对这扑朔迷离的历史和文化传承?发展以破坏文化保护和传承为代价,就不是科学发展。

文化遗产不是我们这代人*自占有的,也是子孙后辈,千秋万代的,是中国人的,也是全人类的。很多的历史遗迹,我们是要保护,并留给后人的。这就是国家对于很对历史文化遗迹和墓葬,不到遭到破坏,保护万不得已时,经过国家文化文物部门严格的批准时,才允许发掘。因为依据现在的技术条件,很多文物出土即是“破坏”。也可能以后技术的发展,出土的文物能得到更好的保护。科学工作者可以获得更多更真实的信息,更加准确地了解历史,还原历史的真相。君不闻安阳西高穴大墓也是以被盗严重,经过多年申报才得以批准发掘的吗。

曹操墓有在安阳的可能性,也有在亳州的可能性。《水经注》曾记载,涡河岸旁有许诸、张辽墓。依照汉代葬俗,心腹重臣循主而葬,曹操墓亦有埋葬在亳州的可能性。但亳州在以往的考古发掘中,并未发现许褚、张辽墓,此只能是一说而已。但亳州并未“掘地三尺”与安阳一争,为何?因为我们不能为眼前之利和一己之私,把属于人类和子孙后代的文化遗产“消耗殆尽”,我们会根据科学研究的需要和国家的文物政策申请适当进行。

有人骂我们没有竞争意识,没有责任心,但我们觉得这个责任心不仅要对亳州、对安阳有,更要对历史、对子孙后代有,历史会澄清一切。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